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minerOS社区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btm xdag rvn
查看: 9|回复: 0

红溪

[复制链接]

257

主题

257

帖子

80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09
发表于 2018-12-5 03:2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溪
      
   
    “这儿有一条红溪,”她微微皱了皱眉,用手抚弄着肩上的头发。
    “什么,”我等着她的下文,可她却像忽然遇到了什么难题一样缄默起来。“怎么了?”我望着她那透着严肃却越发显得孩子气的脸孔。她摆了摆手,示意我别说话,然后抓着我的手飞快的向山上跑。那种跑法让我想起了受了惊的兔子,也不一定有什么厉害的角色在追赶,只是一口咬定空气中有些不安的因子,便神经质般的发足狂奔。
    我们跑了十分钟左右,便已经钻入很深白癜风可不可以根治的林中了。我开始佩服周围树木的生长繁衍能力   “就是它了,”她弯下腰,用右手撑着快速起伏的胸,左手指向我们面前一片杂草中。
    我有些怀疑的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在草丛中果然有一条纤细的水流,当然,因为没有任何既定的标准去衡量,说是一条小溪也未尝不可,只是溪水清澈透明,和她说的红溪,一点也挨不上边。
    “这就是红溪?”我有些诧异的问。
    她收回指着溪流的手,支在与另一只手相应的大概四五根肋骨之间的位置,看来她喘得很厉害,我甚至可以想象里面那张膈快速的上下浮动的情景。
    好一会儿,她才直起身子,“好久没这么跑了,”顿了顿,她又接着说:“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讲,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把你带来看看比较好。”
    “这真的就是红溪,”我对她煞有介事的把我带到一条名不副实的小溪前十分不解。
    “不错,这就是红溪,”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目光从我脸上移开,飘散在无尽远处。
    这里的坡不急,再加上周围杂草的阻隔,因此溪水流得很慢。流得慢的溪,是不会发出童话中的叮咚声的   我小心的走到溪边,将手浸在溪水里,水流不像想象中那么寒冷,温润的犹如另一个人的皮肤,但始终还是比不上我掌白癜风疾病的治疗是有许多种步骤的间的温度,大概就和死了没多久的尸体体温相似。
    “水是温的,对吧?”她似乎掌控了我的触觉。
    我点点头,“有点奇怪,这山里有地热吗?”
    她笑了笑,“这是你问我的,可不是我要求说的。”
    我撇了撇嘴,“神神秘秘,有什么不能说得不成。”
    “那倒不是,”她又笑。“村上的人都知道的,说是当年日本人曾在这待过。因为有个士兵强暴当地一个年轻妇人时,受到抵抗,被一脚踹到了要命的位置。于是日本兵开始发了疯般的报复,周围三个村里的人被杀得一个不剩。每天,都有几十号人被带上山,砍下脑袋,尸体被随便扔在山坡上。血顺着尸体的颈项往外涌,发出汩汩的声音,满山都染得红红的。然后,你应该可以想到的,总会有个什么地方,刚好能将所有的血汇合起来,那么多血一齐往下冲,深深浅浅地便冲出一条沟出来了。后来半年多时间在治疗青年白癜疯应当怎样做,这个地方便一直不停地下雨,雨水将那条沟越冲越深,渐渐便成了一条小溪,直通到前面那条河里。”
    她用目光扫了扫的我,似乎从我脸上找到了她所想要的某种满足,然后她解释道:“其实这条溪的确没有什么太特别的,除了水温高一些,似乎就那种刚死的人的血的温度,也就是那些遭屠戮的尸体的温度。现在你明白了吧,‘红’描述的不是颜色,而是温度。”
    我反射一样迅速抖掉手上的水,三两步离开那条溪。
    她咯咯的笑了起来,我意识到自己被愚弄了。
    “说的真事一样,”我也笑了。
    “我笑又不能说明这就不是真的,”她好像还不尽兴。
    “那,为什么我闻不到有血腥味?”我提出自己满有把握的论据。
    “年代久了,味道就淡了,”她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们每天吃鱼吃肉,吃得那么香,也不见有什么血腥味,大概多少和习惯也有些关系。”
    “那,照你这么说,要是有个不吃荤腥的和尚,就可嗅到腥味了?”我有些幸灾乐祸的望着她。
    谁知她竟然点了点头,“几十年来,就只有一个和尚带着个徒弟来过这儿,那和尚便死活也不肯喝这河里的水。”
    “那后来怎么样呢?”我都有点分不清真假了。
    “后来,”她望了我一眼,“当然是渴死了。”她绷不住又笑了起来,笑声在树林中经多次反弹,变得很刺耳,这让远处窝里的一只乌鸦找到了灵感,哇哇的大声朗诵起它新作的诗。
    “总不至于这样结束吧,总应该有个坠子什么的,”我已经完全不把她的话当真了。
    “还有什么可坠的,唯一值得考证的,便是那个徒弟,还了俗,娶了当地人,也就习惯了当地的水,再往后,不过是你过你的,我过我的,红溪也就流红溪的了,”她似乎有点心不在焉了。
    我呆呆的望着这条来自山林深处的小溪,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走吧,”她挽起我的胳膊。
    我茫然的看了她一眼,像由着她带上来一样,由着她带下去,只不过这次慢多了。
    “你说这条溪的源头在哪儿,”我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
    果然,她笑了起来,“血冲出来的,你说头在哪儿?”
    我有些气恼了,“花了这么大功夫,就是为了让我听你讲这么一个鬼故事?”
    她不恼,紧紧地贴着我,“你不说让我为开发这儿的旅游资源想点新点子吗?”
    “也真是,”我2018美丽黄皮肤奥森马拉松落幕“祛白奔跑”创先河笑了笑,算是为刚才的语气道歉。“难为你,怎么编出来的!”
    “也不一定是编得哦!”她眼中满是狡黠的光。
    “你又来,”我抓住他的手腕,轻轻捏了捏,突然,我觉得指间有什么硬硬的。
    “什么呀,”我撸起她的袖子。
    在白净净的手腕上,套着一串黄松石的佛珠,三十六颗珠子,一般大小,晶莹剔透,使圆润的手臂显得圣洁而又性感。
    “哪淘来的,还真挺配的。”
    她不回答,猛地拉起我的手,向山下狂奔起来,仿佛又回到了那只的兔子,受了惊吓,只好不停跑,不停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minerOS社区

GMT+8, 2018-12-17 06:40 , Processed in 0.04927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