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minerOS社区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btm xdag rvn
查看: 8|回复: 0

鹅卵石路和路旁的老榆树

[复制链接]

142

主题

142

帖子

4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4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鹅卵石路和路旁的老榆树
      
   
    鹅卵石路和白癜风的影响及摩擦容易引发白癜风路旁的老榆树
    一闻人说过这样的话:“把旧时风景写成闲话,是一种快乐与享受”。我也深有体会,写过些旧时风景,也曾快乐与享受过。
    一天,我儿时天天走过的鹅卵石路,和路旁的老榆树入了我的梦;我好高兴,又能有“把旧时风景写成闲话”的快乐。
    儿时常走这条路,有时候还一级级的数着上下台阶;可惜现在记不起来到底一共是多少级。有时还和同学比赛,跑着或者跳着蹦着上台阶下台阶。
    那是高坡地。高处有座庙,路边有庙台,我常来这庙台看傀儡戏;有时和邻居一起进庙里玩,看老太们在香烟缭绕中烧香、求签、跪拜;老太们一边低头摇着签筒,一边念念有词。
    同学也学老太跪拜,一边摇着签筒,一边努着嘴巴,假装念念有词。我大概因为没有跪拜,后来老是生病,成绩不佳。
    庙门外是黑灰色的巨大岩石,形状各种各样,有的像狮子,有的像龙……有人扒到岩石上,有时把岩石当马骑,英武雄壮,有时把岩石当成溜溜板,从岩石的高处溜下来。我好羡慕。
    我爬不上去便站在庙门外,看岩石下面的河水滔滔,听河水的哗啦哗啦声。
    从高坡下去,街旁有几棵老榆树,树叶小小的,带着锯形的边。枝繁叶茂、碧绿一片,入夏后渐渐变成微紫色。树下荫凉,太阳大的时候可以歇脚遮荫,下小雨时能躲雨。微风中老榆树飒飒作响,如同悄悄耳语,大风时像在呐喊、啸叫。
    树下常有老人讲故事,有一个我还记得:
    古时候这里有一家人,一天门外躺一老者,这家人把剩下的一碗米煮成稀饭给他吃。老者日常生活中儿童白癜风怎样去鉴别走时掏出一粒种子给他:“这是榆树种子,结的榆钱饥荒时可以充饥,急需钱时三更天跪拜后摇一下就会落下几个钱来。从此,他常三更天摇几颗铜钱帮穷人救急。
    一恶霸知道后把老人赶走,一家人没日没夜的摇树,最后被铜钱埋了起来。从此这棵榆树就不再落铜钱,也不结榆钱。
    榆树下有口井,井沿有六角形石栏,人称六角井,据说一年干旱,一神仙路过点化而成。这里常有人挑水,把棕绳系着的木桶放下去抖一下,木桶翻转过去,便能装满一桶水提上来。抛木桶下去要有技术,我抛过几次都翻转不过来,装不着水。
    嘴干时向阿姨们讨小半勺井水喝,那是葫芦勺。井水甜丝丝,从嘴里一直钻进肚子里,好爽呵,比家里的茶水还好喝。
    梦里我已经很老了,拄着手杖一级级往上蹬,没有如童年时代边上下台阶边数数。小路还是鹅卵石的,没有换成水泥路,两旁还是带门廊的老屋,黑黢黢的;儿时,雨天常在门廊下避雨,屋里的婆婆有时还叫我进屋子里躲。
    路旁的老榆树依然还在,更加枝繁叶茂了。只是没有人坐在树下讲故事;六角井却没了,树下变成一间小门廊,有人往里去。
    我好奇,想进去看看,膀阔腰圆的保安拦住了我。我说是家乡人,回来探亲,保安还是不让我进去。
    恰巧过来一中年男子,望我一眼后竟叫我“叔公”,要保安放我进去。他交待我进去后不要说话,只管用眼睛看,看见认识的人不能开口,尤其出来后千万不能对别人说。我一一答应。
    通道很深,可能有上百级石台阶,然后有道门,有霓虹灯《乐•乐•乐•地下逍遥宫》的招牌。
    进门后是很长的长廊和大厅,长廊和大厅许多水晶灯,富丽堂皇、金碧辉煌;汉白玉的地面铺了血红色地毯,闪闪烁烁、眼花缭乱,比电视里的花花世界还金光灿烂。我眼睛也张不开来了,微眯眼睛,恍恍惚惚的走着,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
    长廊不断有年轻美貌的靓女来往,有穿开衩旗袍,有着超短裙,还有三点式坦着大半个的,一个个袅袅娜娜,像是梨园中人,又像是青楼女子,个个是绝色。男人则西装革履,腆着肚子。
    我小心翼翼,踽踽前行,不声不响的东张西望。真是灯红酒绿、莺歌燕舞。我比刘姥姥进大观园还要惊异、更加彷徨。
    来往的男女很多,有相拥相伴的,有边走边打情骂俏的,有拿着酒瓶边喝边摇晃的,还有男女紧紧搂在一起的,更有不堪入目的……
    看见几张熟面孔,咦!我从来不参加社会交际活动,这里怎么有熟面孔呢?哦,我想起来了,叫我叔公的那中年曾交待过,看到见过的人千万别说话,难怪脸熟,在电视里见过。我没有说话,知道“为尊者贵”,不能乱嚷嚷的。
    正恍惚时迎面来一胖老头,也是电视里见过的,虽然步履维艰,由一靓女挽着胳膊踉跄而行,却面色绯红、精神抖擞,身后还随着一群忸怩袅娜的绝色倩女,个个浓妆艳抹,像模特儿女郎轻盈裊娜,一个个“巧笑盼兮,美目盼兮”。
    我正东张西望,不料胖老头好不客气,脸上胀成猪肝色,指着我说“哪来这老叫花子?”
    各走各的路,谁惹他了?我医患共庆端午·粽香飘满中科不服气,怕连累叫我“叔公”的人,只得忍气吞声。那胖老头突然发话:“赶这老叫花子出去”!我实在忍无可忍,用手杖指着他:“你别太神气活现,老蛤蟆只能鼓鼓肚子,蹦不了太久!”
    警铃声骤然巨响,还有警哨的嘀嘀声,震耳欲聋,一群虎背熊腰的保安围了上来……
    梦醒了。原来是那只破闹钟响吵醒了我,真可恶,要它闹时它不闹,不要它闹时又偏偏闹了。遗憾,童年的旧时风景成了一场噩梦,被搅黄了。赶快把朦胧的印象记下,“作诗火急追亡逋,清晨一失梦难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minerOS社区

GMT+8, 2018-12-12 18:27 , Processed in 0.05728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