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 | 注册
minerOS系统 +关注 已有19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回忆童年(一)

发表在 2019-2-11 22:28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0 5


回忆童年(一)
  

  回忆童年(一)

  ——冷雪峰

  

  

    

  儿时的记忆(上)

    

  历史不能重复,时间不能倒流,

  只有往事的回忆,才能找回流逝的脚印。

    

  这是不是人生的规律,我不清楚,但是我却有这样的感觉;上了年纪以后,在一个人独处的情况下,经常会回忆起很多的往事,尤其觉得童年的回忆最甜蜜。可能是因为那时还不知道人间的罪恶与丑陋,还没有完全形成思想意识上的竞争观念吧。尽管生活再艰苦,那也只是绽放的一个个童趣花朵的背影;尽管也有悲痛和不愉快,那也只是像一个个破碎的肥皂泡,并没有在头脑中刻下记忆。所以,童年的回忆最甜蜜。

  我出生在的“王爷庙”,就是现在的乌兰浩特市。听爷爷说那里是成吉思汗的诞生地,人们修了一座“王爷庙”是用来祭奠成吉思汗的,所以,那个地方以前也叫“王爷庙”。爸爸说我出生的那个地方周围都是山,所以奶奶给我起的名字叫“占山”。

  说一句“王婆子卖瓜”的话,我的记忆力不但很好,而且还比较早。记得在上小学的时候,我曾经对我妈妈说起过我小时候的记忆;我们家的房后有一座大山,那时我们家土围墙的院子里还养过一群羊,而且我老伯还经常把我放在一支大的卷毛羊的背上玩儿……我骑着的那个大个子的卷毛羊非常老实而且温顺,它的头上还有两个转了好几圈儿的羊角呢……我妈妈听得很惊讶,说我那时才三岁。我爷爷、奶奶和爸爸知道后,都非常惊叹我的记忆呢。

  不仅如此,我还知道;在一个刮大风日子里,我老伯一边抱着我痛哭,一边把我和妈妈、姐姐们送上了火车,听说那时我才三岁,我们家随着我父亲工作的调动,搬到了齐齐哈尔市。

  我的童年是在齐齐哈尔度过的,虽然只有五年左右的时间,但是给我留下的印象却很深刻。每当我提起过白癜风专家坐诊几件往事时,我的三个姐姐都没有了那么深的印象呢,她们还说我竟瞎编,可是爸爸、妈妈都说是那么回事儿。

  记得日本投降以前我们住的是小平房,我们院里住的另一家是个卖牛羊肉的,他们经常在院子里杀牛宰羊的。我们还经常能啃到他们用大锅煮熟的、剔过肉的牛骨头呢。

  院子里的另一户人家有个老太太,我们都叫她是李奶奶,我印象里最深的是,这个李奶奶会给人看病,听妈妈说她给别人看病时还要摆香案请神呢。我小时候得病就是李奶奶给治的,说是李奶奶家里就有神仙,不用请了,只要我听话,神仙就能帮忙的。李奶奶是个山东人,她不但会扎针灸,还会拔火罐子。她说话可好听了,经常在逗我哈哈笑的时候,就给我扎了针。有一次是要给我脚心拔罐子,我怕得直向炕里躲,李奶奶说是给我穿高跟鞋,穿上这样的高跟鞋就不发烧了,哄得我哭笑不得就拔上了……

  她还有很多的怪方子给人治病呢,用什么树枝子和什么草一起烧成灰,也能治病;用煮过的牛骨头棒子砸碎,再在瓦片上烤,而后磨成粉也能给人治病……所以李奶奶是我们那一片儿有名的大忙人呢。

  我小时候爱尿炕,妈妈用李奶奶的办法;先是用碗接了我自己的尿,再把两个鸡蛋泡在里面,过几天,把那鸡蛋拿出来,再用那碗尿和泥后包在鸡蛋外面,而后把包了泥的鸡蛋放在烧过火的炭灰里烤……这些都是我已经吃完了用自己尿泡过的烤鸡蛋后,再也不尿炕了,妈妈才对我说的。要早知道是用尿泡过的鸡蛋,我才不吃呢。就这样我还和妈妈闹了好几天,以后很长时间里,我连煮的鸡蛋都不吃呢。

  在我的记忆中还有一件事儿,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那一年,说是苏联飞机轰炸齐齐哈尔时,我们家的人都躲进了冬天用来储藏菜的地窖里,可是我的爸爸却站在平房的屋顶上,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飞机投。我妈妈吓得直掉眼泪,哀求地喊着:“老冤家,快回来躲一躲吧,别叫飞机看见了。要是扔个下来,我们就全完了……”我爸爸却说:“那一棵要比咱们这片房子可贵多了,人家才舍不得把扔到咱们这儿呢,飞机是来炸小日本鬼子的,咱们怕什么,离咱们这儿还远着呐。”所以,我一直都非常佩服爸爸那顶天立地的大男子汉精神。

  还有就是,我爸爸虽然已经是齐齐哈尔铁路局运输科科长了,但是他依然经常带着我们几个孩子,到草甸子边上去开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公益中国垦一些土地,不是种上些玉米,就是种上白菜、萝卜和土豆什么的。所以我们几个孩子不但很勤劳,也都养成了尊敬农民和爱惜粮食的习惯。

  后来,日本投降了,我们家就搬到了叫“南居宅”的、原来是日本人住的两层的楼房里了。在那里我认识了不少的小伙伴,我还记得比我大的有丁玉玺、戴尔义、张立言,和我一般大的有张大中、庞学勤、李富荣、何小六等,我们经常在一起玩。

  记得,有一次我和张大中、何小六两个小伙伴带着各自家的大狗到草甸子玩去玩时,曾经遇到过狼群,我们还以为是野狗呢,我们带着的三条大狗都非常勇敢地一边狂叫着,一边左右奔跑着保护着我们,要不是几个种地的农民赶来帮忙,我们可就惨了……

  记得我六岁那一年的冬天,我们家住的“南居宅”地区,自来水管道漏了水,整个的街道都冻上了厚厚的冰面,像是一条大冰河。不管是我们小孩子们高兴,又是打出溜滑,又是坐冰爬犁玩,还可以打冰尜儿,抽冰猴(陀螺)什么的,玩得可高兴了。就是大人们也都像孩子似的,在冰上玩得都不愿意回家呢。

  还记得有一次爷爷从“王爷庙”来看我们,爸爸妈妈都上班了,我就蘑菇着爷爷带我去“龙沙公园”玩。因为我上面是三个姐姐,我是大孙子,爷爷奶奶都特别喜欢我,所以爷爷就答应了。其实路并不远,我却喊着走不动了,爷爷只好一边背着我,一边给我讲武松打虎的故事听。爷爷的故事并不多,我最爱听这武松打虎的故事了,因为爷爷讲这段告诉时,总是一边比画一边说,还学老虎的样子吓乎我……一听这故事我就来了精神,也不用爷爷背了……后来我还经常学着爷爷的样子给小朋友们讲呢。

  我还记得在火车站和姐姐一起卖过凉水。我的三个姐姐都上了学,我下面还有两个弟弟,爷爷奶奶也来我们家住下了,只靠爸爸妈妈上班挣钱养活家,家庭生活就比较困难了。因此一到姐姐休息天或是放假时,她们就去到火车站为旅客卖水喝。为了帮助姐姐照看水碗,我也经常跟着他们一起起早贪黑的忙活着……

  齐齐哈尔解放得比较早,日本鬼子投降后,好像没有什么的正规部队到过,在我的印象中见过身穿土黄色衣服扛的人,还有身穿大黄色衣服扛的人在街道上跑过,也没有见过他们打,后来就说解放了。人们还在街上敲锣打鼓喊口号呢。从那以后,什么哈尔滨解放、长治疗白癜风去哪里最好春解放、沈阳解放……人们都举行过庆祝活动,敲锣打鼓扭秧歌,可热闹了。

  我还记得我看过的第一部电影叫什么“民主东北”第多少集来着?片子名叫“不要杀他”。故事的情节我都记得比较清楚,讲的是一个东北民主联军(就是后来的解放军)的战士,在擦时走了火,打死了一个老大妈的儿子。部队为了严肃纪律决定要毙那个战士,用来抵命。在刑场上,老大妈哭着喊道:“北京看白癜风好专科医院不要杀他”。并把那个战士认作了自己的儿子。听大人们说那是真事儿呢。

  总之还有很多很多美好的记忆,真是几天几夜也白话不完呢。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