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 | 注册
minerOS系统 +关注 已有19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返 贫

发表在 2019-2-12 14:42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0 4










【作者文集】【作者资料】共计2286字






返 贫
——孔明


  

    

  7月17日,天落了雨。趁着凉凉的天气,笔者回了蓝田县城看望父母。拉家常的时候,父亲“唉”了一声,说:“钧旺可怜!”钧旺是我大哥的岳父。坐在一旁的大妹说:“老人一直有冠心病,最近脚肿了,走不动路。老人想到西安看病,腰里却只有500元,住县医院连门都没有!咱村里阎贵民在普花乡医院当院长,那里的住院费最便宜。大哥就把老人送到了普花乡医院。便宜,也要预交500元。因为是乡党,少交了200。大哥正为医药费发愁呢!”

  普花乡医院离县城不远,我就陪父亲去探视。老人正歪在床上吸氧,看见我和父亲,坐了起来。脚肿已经消了,脸上红红的,精神尚好。老人拉着父亲的手,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并不提药费的事,却说:“唉,我现在就盼着死!”接连重复了几次。大妹转过脸对我说:“农村有种现象叫小孩白癜风可以治好吗人心发酸,许多老人一有病,就寻死觅活的,怕连累娃呀!”

  安慰是徒劳的,却不能不安慰。父亲说:“你不要胡思乱想,钱的事,娃会想办法。”老人背过脸去,良久,不说话。从老人失神的目光里,我读到了绝望。老人不老,虚68岁,长我父亲两岁。要强了一辈子,没为钱熬煎过。

  回家的路上,我对父亲说:“我想不通!他家的日子不是一直很红火吗?多年以前听说他还当村民小组长,人前人后背个手,很神气呀!”说着,记忆就涌向心头。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大哥正式订了亲,亲家是亲上加亲,和我舅家、姨家都是本家。村子叫江流沟,一村人都姓王。大哥的岳家自祖上就殷实。拿村里人的话说:“一家人没受过穷!”我小时候去过大哥的岳家,土木结构的房屋,胡基包了外墙,三间两进,加上前院后院,深洞洞的,让人羡慕不已。泥过的地面,洒扫之后极其清爽。一家的人都衣着齐整,说话硬气。大哥的岳父弟兄三个,父亲健在,没有分家。记得我父亲每提起这个亲家,就啧啧称赏。我村里人也说:“强民(我大哥)他丈家(岳家)房前屋后都是钱!”我后来才明白,所谓钱,指的是树。房前屋后都是树,有核桃树、柿子树等,一年收获贵阳最好的白癜风医院的核桃、柿子能从秋冬卖到来年的春天。那时候,正低标准,核桃、柿子能卖钱,的确让人眼红。

  江流沟是个怪沟,一刬的坡地,种啥长啥,旱涝都有收成。村就显富,夏秋两忙完,不唱戏,必放电影。“仓廪实,则礼仪足。”记得我大哥订亲,出的聘礼是200元,比寻常人家少了一半多。聘礼送去,又返还20元。方圆十几里就有了口碑:“江流沟人仁义!”谁家亲戚在江流沟,言语就得意,起码没粮了,能接济。我家是缺粮户,人口多,青黄不接了,就得借,借我姨家,也借亲家。我常跟了母亲去舅家看外婆,总碰见大哥的岳父,背个手,昂着头,走路飞快。母亲说:“看钧旺傲的!”按班辈,母亲应该长一辈。做了亲家,自然不能讲究了。傲有傲的资本,人富腰杆硬嘛。

  我大哥结婚的时候,我上大学,农村正包产到户。大哥的岳家也一分为三了。人都说,分开了,日子更好过。江流沟的地亩宽展,人均三四亩,大哥的岳父家娃多,地也多。记得我姨父对我妈说:“钧旺家的粮食多得没处放了!”那时候,粮多也发愁:陈粮卖不了,新粮又要进囤了。20年过去了,这样的日子应该“芝蔴开花节节高”,怎么会突然连看病的钱都没有了呢?

  父亲说:“人呵,往前的路黑着,你不敢想。农民嘛,靠啥?一靠地,二靠天,三靠全家都平安!没事,有吃有穿;有事,家就翻了天。就说你大哥的岳家吧,方圆十几里,殷实是出了名的。但要说富裕,也就是地里打的粮食多,不缺零花钱。这年头,粮多顶个啥?两儿三女,嫁的进了别家,娶的得花钱吧?今盖房,明分家,几年下来,债就背下了。分家不分债,成么?和娃就结了怨。不过话说回来了,俩老人过,也不是过不前去!”

  大妹接住了话:“也不容易。俩老人过,指望啥?核桃、柿子不稀罕了。房前屋后的树,分的分,伐的伐,没有几棵了。坡地靠的是劳力。地靠人翻腾。人一上年纪,干不动了。化肥越来越贵,这个费那个费的,钱哪里攒得住?攒几个哪经得住花?”

  “不生病,也没啥!”父亲坚持说,“钧旺家,我知道!不是密婷(我大嫂)她妈那个病(心脏病),家也掏不空!人一病,花钱就是无底洞。家里的储粮,两年三年没收成,吃不完。可一石一石地粜,就是粮山粮海也没了。到头来,人没留住,账拉了一河滩!这几年一个孤独老头埋着头干活,挣个辛苦钱,都还账了!又得了冠心病,舍不得花钱治。大钱不花,小钱总得花吧?冠心病不是别的病,离不开药么!”

  往下的难处,我也就知道了。女嫁了,儿另过。农村的日子一个样,孝顺不孝顺,都不宽裕。相对来说,大哥能好些,可刚盖了楼,至今也欠着账。还要供俩娃上学。一句话,心有余而力不足。大哥所能做的,就是亲自到医院伺候老人。

  “能省就省点吧!”大哥说,“医院里有病号灶,可有几个人吃得起呢?都是自己租个炉子凑合着吃。”

  说起农村人看病,我大哥就长嘘短叹。农民是不愁吃不愁穿了,可愁害病呵!别说大病,害个头疼脑热,都看不起医生!许多人都是小病不治,拖成了大病的。人到老,有几个不得病的?农民说:“不怕穷,就怕病!”病来如山倒,一夜之间,殷实的人家也赤贫如洗了。

  我问大哥:“老人这病,花钱如流水。你没问大嫂的几个弟妹,打算怎么办?”

  “能有啥办法?身上都有账!” 沉默了一会儿,我大哥说,“没有办法的办法,只有借了。”

  我却在心里担心:“借不来了呢?”

  我看见父亲和大哥嘀咕。父亲过后告诉我,他给了大哥1000元。

  在我的家乡,1000元不是个小数字。但要对付老人的冠心病,1000元只能是杯水车薪。

  2005年7月22日

  (张孔明 陕西人民出版社[西安市白癜风国际诊疗技术高峰论坛北大街147号]710003)

    

    

联系方式:(Email)kongming495@163.com|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