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 | 注册
minerOS系统 +关注 已有19人关注 +发表新主题

知青琐记

发表在 2019-3-13 18:36 来自PC 复制链接 手机看帖 扫一扫!手机看帖更爽 0 3


知青琐记
  

  知青琐记

  ——heart1950

  

  

    

  屁的故事

  回想当年,能在农场当兵团战士,每月除了可以吃饱肚子还有6块钱零用,比起那些到农村去挣工分的插队知青,的确算是一种幸运。不过每月必须一次的忆苦饭,似乎是这幸运的附加痛苦,因为这所谓的忆苦饭,就是一锅以猪食为样版,用带谷壳的糠加上大量红薯藤和菜叶煮成的糊状物。即使难以想象也得想象一下,在贴满“忠不忠,看行动”标语的连队食堂里,有谁敢不吃或表示不愿意吃这忆苦饭?若想表现好的话还要多吃。

  这天,在吃完忆苦饭后召开的思甜大会上,一位连里的学习著作积极分子首先发言。那时候是个虔诚的年代,人们在说话前特别是在各种会议发言时,不是喊三声万岁就是背一段毛泽东语录,所以开始的方式千篇一律。

  “伟大领袖教导我们,”发言者表情严肃又慷慨激昂,大家都安静地等着随后的继续,谁知听到的却是一缕清脆而悠长的声音,每个人顿时怔住了。

  首先回过神的是指导员:

  “谁放屁?是谁放的屁?!”

  众目睽睽,发言者低头嚅嚅:

  “是,是我。”

  “你好大的胆!”指导员大声斥责。

  “我,我有罪!”发言者几乎哭出声来。

  虽说屁是人生之气,没有不准放的道理,何况又在吃了忆苦饭之后,但是发言者对自己在最神圣的时刻没能把它忍住感到后悔莫及。

  “回去写个深刻检查,明天...”指导员说到这里突然尴尬地僵住,一缕同样清脆而悠长的声音从他裤子里传了出来。

  荒唐年代的荒诞画面就此定格,因为当时情形并不是哄然大笑和屁声此起彼伏,而是再次鸦雀无声。

  可以想象,两头都要忍住只能令人更加难受。

  风的故事

  在上山下乡那个泛政治的年代,连自然现象都被限定了意义。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象征社会主义胜过资本主义的政治口号,正如当时那首煽动激情的歌曲:

  “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

  其实国家中国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之间谁也害怕不了谁,倒是我们这些农场的兵团战士最怕被派去烧木炭,谁都不愿带着铺盖到深山里生活几个北京中科白殿疯病医院月。去年被派去烧木炭的几个人,因为水土不服一去就闹腹泻,等回来时已经瘦得不成人样,几乎自己也成了木炭。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兵团战士一块砖,革命需要任党搬”,所以烧木炭这项革命工作轮到谁还是得去。只是班里派去烧木炭的两个战士走了才一星期,就被连部派人换了回来开批斗会,因为长得瘦的小个子揭发长得胖的大个子有反动言论。听说是大个子在几次点火都点不燃的情形下,看了看炭窑的方向后说:“要是刮西风就好了。”于是由西风联想到帝国主义,又联想到大个子的舅舅住在香港,这显然是一起对现实不满,替帝国主义招魂妄图变天的事件。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此高招不愧是高人所创,的确有加强纪律鼓舞干劲的奇效。因此遇到这次阶级斗争新动向,全连每晚必开的学习著作讲用会上,又有了活学活用的新内容。结果是揭发者成了全团的学习榜样和狠抓阶级斗争不放松的标兵;被揭发者则受到隔离审查被关押了半年多。但是截然不同的遭遇也有共同之处,就是他俩都没有再回到山里去烧木炭。

  多年以后,荒唐的岁月已经被时间逐渐理顺,在一次兵团战友迎千禧的聚会上,两位“西风事件”的当事人又见面了。

  “真的,”满脸尴尬的县人大副主任摇摇头,“当时我只是为了不到山里去烧炭,才......”

  “其实还应该感谢你呐,”刚从英国讲学回来的外语教授呵呵一笑,“我在被拘留的地方捡到一本英汉双解辞典,所以......”

  这时,两人的对话被响起的歌声打断,歌词内容毫无意义,只因为它有着过去岁月的旋律:

  “东风吹,战鼓擂,……”

  梦的故事

  最初读《皇帝的新衣》是在小学,根本看不懂,心想外国的童话好象不是写给小孩看的。后来到了中学,趁文化大革命之乱偷得一些劫余的杂书,其中就有安徒生的这篇童话,不过还是没看懂,但是觉得这荒诞的故事里肯定另有用心,因为那时人未成年,涉世连浅都谈不上,所以心中只留下了充满疑惑的印象。再后来成为兵团战士到了农场,思想并没有受到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却因艰苦的劳动和残酷的运动所魇,不止一次地做着相同的怪梦:

  从前有个皇子,由于不是继承皇位的太子,所以与老百姓的关系很好。在一次宫廷剧变之后皇帝和太子双双被杀,这个得民心的皇子便顺理成章地被拥戴为新皇帝。

  登基大典定于新皇帝诞辰同日。前一天,这位未来的皇帝大摆宴席,把全国所有与他同日生的男女老幼都请来赴宴。席间山珍海味应有尽有,窖藏多年的美酒更让从未见过世面的众人举杯痛饮。不料众人喝下美酒之后,都象发了狂似地争着向未来的皇帝敬酒表忠心,最后竟然相互打斗以至头破血流悉数死亡。

  对于这意外的结局,坊间谣传众说纷纭,不过死者亲属却认为,能在未来皇帝的宴会上因敬酒而死,乃是难得的幸运和光荣。所以,各种说法最后只成了他们该不该算作烈士的争论。

  登基这天,新皇帝独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正规享着天下臣民的祝福,在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欢呼声中,心里鄙夷脸上却得意地笑了。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史家认为这天应该是文革浩劫正式开始的日子。三十九年就这样过去了,现在回忆起当年的这个北京比较好的白癜风医院梦,觉得好像与《皇帝的新衣》有关,但是又说不清楚关系到底在哪里,因为对于新中国同龄人来说,皇帝这个词只源于民间故事《天方夜谭》,是遥远而封建的东西。

  书的故事

  闲时暇想,觉得我之所以成为现在的我,可能是在刚进入社会的关键时刻,有幸读过两本书的缘故。

  我们这代人的18岁年纪,除了体格之外,在其他方面远不如现在的小学毕业生。那时,被蛊惑的狂热还想乘着余势,在广阔的农村再显身手,只是客观规律难违,激情不再,艰苦的实践暂时没能出示真理,却让共和国的同龄人陷入迷惘和失望。在绝对封闭和单一的环境里,为“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做革命的老黄牛成了不容选择的选择。

  就在这时,无意中我读到了费正清的《美国与中国》。这本泄露历史真相的内部读物,如今已不记得它的内容,但在当时却让我知道了一个事实,原来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并不是平时所听到的那个样子。突破了单一才有比较,有了比较才有疑问,而能提出疑问则是人与动物的起码区别,这种区别还会产生有血有肉的生命困惑,而这困惑竟然又偶尔在巴金试译的《六人》里面得到了初步解决,原来人生至少有六种不同的路可选择,而不是只有一条伟大统帅所规定的“五.七”大道可走。

  从此,就象亚当吃了被上帝禁止的智慧苹果,开始摆脱蒙昧的喜悦毕竟超过了同时感受到的痛苦,书成了我认识人生价值的重要途径。后来,物极必反造成的改革开放,使各种书籍已不再是希罕之物。虽然林语堂的全译本《吾土吾民》、史密斯的《中国人的素质》、龙应台的《百年思索》等许多好书给了我极大的启发,但是总觉得读它们就象入学后的深造,不能与当初那两本把我引进学校的书相比。

  不过,随着时间的积累,看见改革开放后出生的年轻人走向社会,自诩的心情渐打折扣,变成了懊恼和羡慕:他们五彩缤纷的现实生活,本身就是一本人性的大书,根本无须象我们这一代,自己的命运要靠与书的缘分来决定。

    

    

  
扫描二维码,手机查看本帖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发贴